看南京 | 龚天鹏:我只是名狂爱音乐致死的乐迷
2015年10月4日

2015年9月26日至9月28日,首届“南京青年文化周”成功在这座古城举办。

三天时间,全世界青年代表齐聚于此,中国梦、世界梦、青春梦,交相辉映,持续恒久。

三天时间,太多美好回忆,太多感人瞬间。

三天时间,太多精彩演出,太多纷呈活动。

三天时间,太多国际大咖,太多分享感悟。

……

三天的时间里,凤凰江苏也是全程参与,并以独特视角对“南京青年文化周”的各大活动,对参会的嘉宾进行了系列报道,大力宣传了南京青奥会精神,宣传了南京这座青春洋溢的古城。

但三天时间,我们仍然意犹未尽。

为了回顾,为了感谢,我们再度从众多嘉宾中选取了7位,以“看南京”为切入点,结合他们在南京青年文化周上的精彩表现,和众多网友一起分享他们的青年人生,分享他们和南京的渊源。

南京,青奥精神永不落幕!

建设世界,青年行动起来!

嘉宾

龚天鹏

古典音乐家,上海爱乐乐团驻团作曲家。师从著名钢琴家叶慧芳、巢志珏、王建中、茱莉亚学院钢琴系主任卡普林斯基,已在中国、美国、法国等世界各地举办了多场音乐会。2006年,龚天鹏在全球瞩目的茱莉亚学院百年庆典音乐会上担纲压轴演出,成为除小提琴大师帕尔曼之外唯一有资格担纲独奏的音乐家,茱莉亚学院院长波利斯博士赞龚天鹏是“一个极具艺术天分、有特别潜质的人”。

南京青年文化周的系列活动中,龚天鹏是一位青年嘉宾。

主持人介绍他时,结合了他的现场演奏曲《阳光励志的主旋》,“一位从南京走向世界的青年音乐才俊,以青春、阳光、励志为主题的经典旋律,进行二度创作和现代演绎”。

南京,青年,音乐,才俊,这句话应该被分为四个词汇。

其实更多人给他的标签是“音乐天才”。

不过龚天鹏对此并不感冒,“我不喜欢把天才这个词弄得太神秘化,天才肯定有,就是上天赐予你的音乐敏感度呗。但是,不是给你扣了一个天才的帽子,你就高高在上了,像神一样。我认为所谓的天才,无非就是应该珍惜上天赐予你的礼物,既然拥有了,就应该有一份社会的责任。”

生于1992年,1岁便可音准无误的哼出听过的歌曲、两岁即能听辨任何音高及和弦。5岁学琴,6岁获得全省钢琴大赛天才大奖,8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小,9岁在全国钢琴大赛荣获第一名,并随后飞往美国“艺术界哈佛”茱莉亚学院预科部面试,当场录取。

媒体报道,他在美国留学时,放假期间,茱莉娅音乐学院破例为他一个人打开了五楼整整一层楼的空调,整个假期只收他50美金!他租的小房子内,那架三角钢琴,也是学院借给他的,这个在学校历史上也极为少见。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这些成就背后的艰辛。

在美国时,正逢春节,龚天鹏依旧在学校图书馆,有朋友去看他,“他正在埋头作曲,桌子上放着冷掉的盒饭,一口未动”。2014年圣诞节,他发了一条微博:今天晚上,都出去迎接新年了,整个茱莉娅就两个人,一是我,一是门卫。

2014年5月毕业,他提着几大箱行李和无法计算的音乐累积回到了家乡南京,他的工作单位是上海爱乐乐团。

他给自己添加的标签是“作曲家”,因为“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又出了个22岁的中国钢琴家”。他想的很成熟,“古典音乐本身就是小众的,音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或习惯这种表现形式,所以绝大多数选择这门行业的人追求的就是社会效益,若能在此贡献之上不为吃饭发愁就已经很知足了”。

之后,他转向作曲并成功出版了14部大型作品,其中包括四部交响曲与三部钢琴协奏曲并且被美国各大音乐学院图书馆收藏,包括他的母校茱莉亚。

龚天鹏被誉为“东方莫扎特”。

但他仍然觉得这些太虚,他说自己和普通青年一样,看美剧、看科幻、也喜欢读历史,比如喜欢的《中国通史》,他就醉心于收集各个版本。

他也谈过恋爱,而且还是两次,“不过都不太成功,呵呵”。

他说自己是一个煽情的人,先天对听觉艺术的超级敏感,并且有着巨蟹座的闷骚。

他说青春期的时候,想做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而现在只想做一个正常的人。

南京青年文化周期间,有人问,作为南京青年的杰出代表,能否分享下成功经验?龚天鹏回答:我哪里谈的上成功,我只是名狂爱音乐致死的乐迷,甘愿用我所有的能力与同胞分享曾经解救过我灵魂的伟大艺术!

一位正能量的个性“90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