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南京 | 毕飞宇:除了你自己 谁也不会挡着你的路
2015年10月2日

2015年9月26日至9月28日,首届“南京青年文化周”成功在这座古城举办。

三天时间,全世界青年代表齐聚于此,中国梦、世界梦、青春梦,交相辉映,持续恒久。

三天时间,太多美好回忆,太多感人瞬间。

三天时间,太多精彩演出,太多纷呈活动。

三天时间,太多国际大咖,太多分享感悟。

……

三天的时间里,凤凰江苏也是全程参与,并以独特视角对“南京青年文化周”的各大活动,对参会的嘉宾进行了系列报道,大力宣传了南京青奥会精神,宣传了南京这座青春洋溢的古城。

但三天时间,我们仍然意犹未尽。

为了回顾,为了感谢,我们再度从众多嘉宾中选取了7位,以“看南京”为切入点,结合他们在南京青年文化周上的精彩表现,和众多网友一起分享他们的青年人生,分享他们和南京的渊源。

南京,青奥精神永不落幕!

建设世界,青年行动起来!

嘉宾

毕飞宇

男,1964年1月生,江苏兴化人。著名作家、南京大学教授、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87年毕业于扬州大学文学院(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作品曾被译成多国文字在国外出版。代表作有《哺乳期的女人》《青衣》《玉米》《推拿》《平原》《慌乱的指头》等。

毕飞宇住在南京,他深爱这座城市。

他喜欢的理由,颇有些特殊——南京的经济不那么疯狂。

“相对来说,在金钱的欲望方面,趋于保守的,这样一种文化氛围的城市,南京就是这样,因为对金钱不那么疯狂,对物质不那么疯狂,你的内心会舒展得多。”毕飞宇说。

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

电影《赌神》里,周润发手脚接钱,最后门牙还能咬张钱,他觉得这种“真是就疯了”,“人如果说(变成)那样的话,两只手、两只脚和一张嘴,永远在接钱的那个飞镖,那还是人的日子吗?”

南京,有与生俱来的从容、镇定、大气——这是毕飞宇对这座城市的高度肯定。

在南京这座城市,毕飞宇深受青年人的喜爱。

9月26日,南京大学仙林校区,青年文化周的“文化”分论坛。刚出场毕飞宇被一群大学生围住,求签名,求合影,他乐呵呵地一一满足。他说自己的孩子也是一位充满潮气的青年,他也是从青年过来的,非常荣幸能被邀请,和大家分享一些对这个世界的感受。

“我们对世界的理想往往都是大同社会,大家相互拥抱,并紧握双手相互抚摸。但如果有一天世界变成了这样,那肯定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世界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她的丰富多彩。如果有一天,世界变成了一团的乌鸦或一团麻雀,相信大家难以接受,一定会进行反抗。”毕飞宇觉得,世界足够开阔,文化足够多元才美丽。

他拿自己的孩子举例,因为孩子有时会向他抱怨,这个世界文化差异太大,他耐心解释,这恰恰是种幸福,因为有文化差异,才需要交流。每一种文化之间有着一层柔软、有弹性的物质,这种物质就是爱和尊敬……

下面的人听得聚精会神。

毕飞宇说,看到他们,很怀念自己的青年人生。

他的青年和文学相关,母亲让他读理科,他偏要报中文系,蓄起长发,对着天边晚霞忧心忡忡,敏感而又忧郁,口口声声要当诗人,要为诗歌而活。

结果,毕业后,他留着三七开的时髦发型,西装革履,天天夹着皮包进了报社。

采访,写稿,踢球,退稿,结婚……生活就这么过下去,但还是有焦虑感,他自嘲自己是一个“大龄文艺男青年”,希望“靠自己一枝笔写出名”,甚至当时小有名气的张艺谋找到他,让他担任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编剧,他都谢绝。

他说,这便是他的青年,一个文学青年的生活。

哪怕后面源源不断出了很多作品,鲁迅文学奖、矛盾文学奖、英仕曼亚洲文学奖……很多荣誉接踵而来,但他还是会怀念那段岁月,他觉得那是一段“做白日梦”的回忆。

直到现在,作为一个配了老花镜的50多岁老汉,他希望青年人有梦想,有追求,有目标,但还是稍稍多一些无意义的时刻,稍稍多一些无意义的那种遐思,冥想,白日梦一般的那种时光。

因为,生活有靠谱的时候,也有不靠谱的时候。他说。

世上除了你自己,谁也不会挡着你的路。这是他对青年的寄语。